广州刑事辩护律师

联系电话:13903051541
律师信息
古江-广州刑事辩护律师照片展示

古江律师

  • 律所:

    广东正大联合律师事务所

  • 电话:

    13903051541

  • 地址:

    广州市广州大道中307号富力新天地中心49楼

您的位置: 首页> 文章详情

关于死刑废止问题的一些思考

添加时间:2022年9月16日 来源: 广州刑事辩护律师   http://www.esxsbhls.com/


死刑废止问题一直是国际、国内理论界、立法司法实务界颇有争议的一个话题。2021108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表决通过“死刑问题”决议草案(注1),又将此问题带入了公众关注的焦点。

笔者认为,从人权和社会文明角度看,死刑终将会在某个时间完全废止。但从目前社会的整体道德水平及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考察,我们到死刑完全废止的终点,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注2)”。对于需要付出艰苦努力并预计将经历漫长过程的死刑废止工作,我们可以怀着善意,从眼下比较容易着手之处开始进行。

站在我国社会的传统观念和人类朴素的报应观念的角度,比较容易解释废除对非暴力犯罪罪名适用死刑问题:既然非暴力犯罪行为没有杀伤他人身体生命,则不应以剥夺犯罪人生命的方式作为惩罚和报应。高铭瑄教授认为,对于死刑罪名中属于非暴力犯罪的,在未来五至十年可以考虑通过“刑法修正案”的方式分期分批地逐步予以废除(注3)。

应该说,我国理论界、立法司法实务界的各方人士在这方面还是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做了很多工作,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尤其是通过《刑法修正案(八)》和《刑法修正案(九)》的修订,将我国《刑法》中适用死刑的罪名由最高峰期的68个减少到目前的46个。通过前述修正案的施行,也说明废止对相关犯罪罪名适用死刑,并不必然导致相关犯罪数量的明显增长。对相关犯罪的预防和震慑,应通过良好观念的树立、社会经济的发展、社会文明的进步以及科学、合理的整体制度达致,而不必仰仗于死刑的适用。

笔者建议,我们可以在前期工作经验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推进废止对非暴力犯罪罪名适用死刑的工作,尽早实现对我国刑法中所有非暴力犯罪罪名废止适用死刑的目标。

根据笔者的统计,目前我国《刑法》除第一章“危害国家安全罪”、第七章“危害国防利益罪”、第十章“军人违反职责罪”之外,尚有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罪”及该条第二款规定的“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危险物质罪”、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的“盗窃、抢夺枪支、弹药、爆炸物、危险物质罪”、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的“生产、销售假药罪”、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的“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第二百四十条规定的“拐卖妇女、儿童罪”、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的“贪污罪”、第三百八十五条规定的“受贿罪”等非暴力犯罪罪名保留死刑的刑罚。前述第一章、第七章、第十章规定的适用死刑的罪名的废止适用死刑问题,可以在下一阶段解决,以利于突出目前的重点,提高效率。

在前述具体的仍保留死刑刑罚的罪名中,要废止死刑的适用,可能产生比较大争议的有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和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的“贪污罪”、第三百八十五条规定的“受贿罪”,下面分别进行探讨。

1、关于对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废止适用死刑问题。

毒品犯罪在我国目前仍然比较严重,因该条规定的犯罪被判处死刑的犯罪人在我国每年被判处死刑的犯罪人中占比名列前茅()。一方面要严厉压制严重的毒品犯罪,另一方面也面临着数量不小的相关罪名的死刑犯,在实操中确实是一个两难问题。笔者建议,在此问题上仍应坚持废除对非暴力犯罪罪名适用死刑的原则,废除对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适用死刑;同时考虑到查处、打击毒品犯罪的实际需要,可以保留对实施“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及“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犯罪行为的的犯罪人适用死刑。如此,可以大幅度减少我国每年判处死刑的犯罪人数量;同时精准、重点打击以武装掩护走私及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犯罪行为;还可以大为降低一线办案工作人员办案工作面临的危险性。不使用武装掩护、不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就不判处死刑的规定,会抑制相关犯罪行为人采用武装掩护和以暴力抗拒的冲动。当然,如果废止对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的罪名适用死刑,可能会面临执行长期监禁刑的毒品罪犯数量增加的问题,短期通过监狱等执行场所的建设和改造来应对,长期还需要对毒品犯罪的综合治理来做整体控制。

2、关于废止对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的“贪污罪”、第三百八十五条规定的“受贿罪”适用死刑的问题。

该两条规定的贪污罪和受贿罪,是民间所称的“贪腐犯罪”的主要罪名,对该两个罪名废止适用死刑,可能会面临来自民众的舆论压力。

笔者建议,应向民众做好解释工作。说明贪腐犯罪固然可恶,但打击、预防贪腐犯罪的有效方法是人们整体观念的提升和合理社会制度的建设和执行。历史及国际的经验表明,贪腐犯罪的高查处比例和及时发现比适用死刑对贪腐分子的威慑力更大。如果贪腐行为很难被及时发现,被查处的比例很低,多数贪腐分子还是抱着可能不被抓到的赌博心理和侥幸心理继续犯罪,即使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也没有从实质上遏制他们的贪腐行为。根据近2年公布的全球清廉指数排行榜,排名前十的国家有九个是废止了死刑的国家,新加坡是唯一保留死刑的国家,但也不对贪污受贿犯罪适用死刑(注4)。这至少从一个角度说明,廉洁制度的建立,可以不依靠死刑。贪污和受贿犯罪仍然是非暴力犯罪,对相关犯罪分子适用死刑也不符合朴素的报应观,人们通常只是为了解恨和出一口气而已。实际上对贪腐犯罪人适用最严厉的刑罚为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已经足以惩罚他们。还不如在判处主刑的基础上,将工作重点放在追缴贪腐犯罪分子的违法所得,加上判处没收财产、罚金等财产刑,将追缴、没收的财物用于养老、医疗、教育等公共、公益事业,这样做,对社会整体更为有实际意义。

通过良好观念的树立和有效、合理的制度设计,希望可以做到一方面有效地控制相关犯罪的发生,另一方面减少每年判处死刑的犯罪人数量,向国际社会展示我们在减少适用死刑方面所做的、具有实际效果的努力,证明我们不依靠死刑也可以有效预防和控制相关犯罪的发生,证明我们不是一个嗜杀的民族,而一个是善良、理智、宽容和勤劳勇敢、爱好和平的民族。

 

注:1、引自20211011日观察者网。

2、引自《道德经》第六十三章 见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第1版 刘坤生著《老子解读》第298页。

3、引自大律师网,来源:刑事动态 2015213日 高铭瑄教授在中国行为法学会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法律实施论坛上的发言。

4、相关信息引自知乎网。

 

本文在构思过程中,受到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刑法室主任刘仁文研究员所作的关于中国废止死刑的实践的网络讲座内容的启发,在此一并致谢。

文章来源:古江律师原创

联系电话:13903051541

Copyright 2018-2022

广州刑事辩护律师

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备案 网站支持:中国大律师网